技术人生的职场众生相 – 十多年的经验与心得 – 之四 – 求职与辞职

系列目录

求职

猎头/中介

大部分猎头都很烂,大部分猎头都很烂,大部分猎头都很烂,#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#。

猎头,就是把人力资源当牲口那样贩卖,他们所谓的Cherry picking,很烂,因为没有背景知识,他们乱来地强塞给你一个岗位,骚扰你,或者你投了很多份简历,就是不理睬你,尽管你非常符合甚至over qualified。更搞笑的是,我去找工作,他们倒过来给我推销码农。

猎头干的是买卖牲口的工作,澳洲的招聘工作,大部分是都是企业通过中介来发布的,但绝大部分中介很烂,根本不懂行业知识,不懂的分应聘者水平高低。我之前找工作,大部分中介都不理睬我,但知道我当上研发经理后,经常骚扰我,强力给我推荐他们手头上的应聘者。

很多时候,联系了猎头,然后,就没然后了。猎头不靠谱,猎头不靠谱,猎头不靠谱,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遍 。

猎头/中介真的不懂技术的,今天有个猎头,多次来回邮件,每次都问一个技术/工具。譬如微软的team foundation server,让我深入说明这个东西。要不要我说说怎么配置continuous integration啊,要不要我说说vs agent的参数啊 ?

试过面一个多月前面的一家公司,没潜力,推了。接下来这个故公司换了几家猎头来投放广告,我都发了简历(难以分辨是非同一家公司),猎头问技术问题的时候,总会问同一个问题,每当问这个问题,我就心里想:靠。。。又是这家公司。

曾经看见一份工作,投了简历,和猎头来几个来回邮件电话交流后,无疾而终(中介没回复)。大半年后同一个公司同一个职位(招聘广告不会列明公司),同样一个猎头,几个来回后没下文。之后,同一个猎头,主动找我,还是同一个公司同一个职位。

刚来澳洲的时候,找啥工作,猎头都会问你有没有本地经验(local experience)。找来找去没找到合适的,只能重新从低做起。最搞笑的一个真实故事:一个英国人,做了20年,来澳洲找工作,猎头还是说:你没有本地经验。

猎头,很多没知识不说,纯粹浪费时间,没有面试机会,还找你去面对面聊天 ,还为了不对口的技术骚扰你,还让你去做初级码农。

澳洲市场很小,猎头很傻B。刚才一猎头找我,职位是我上一家公司的首席架构师,她根本没看我的简历,如果看了,就不会找我了。

一些猎头真是厚颜无耻啊,群发垃圾邮件就算了,我回复:“你这职位我很多年前已经不找了,更新一下你的系统吧”,今天直接电话骚扰我,问了一串问题,我强调我刚找到perm工作,不会换,她还死缠烂打问我工作内容什么的,我说我在开会,她说:那么我明天再电话你吧。我说:邮件联系,别电话我了。

某公司要招一个全栈码农,最后在领英上找到了一个技术极度全面的,上班后才发现,原来他是个猎头。#一个猎头写什么狗屁掌握技术 某公司要招一个全栈码农,最后在领英上找到了一个技术极度全面的,上班后才发现,原来他是个猎头。#一个猎头写什么狗屁掌握技术# 。

有一次,被猎头骚扰,LinkedIn上加了我,一看就知道是昨晚我忽略的一个工作机会,他打电话过来,工作需要常飞去越南搞外包团队,待遇还比我现在低,一听到我没兴趣,马上挂电话。。。基本礼貌啊 。

曾有一次,猎头骚扰,在招聘网站找到我的简历,花了半个小时,强推一个用Java、RoR的公司的岗位,待遇比我现在还低,然后呢,我竟然同意去面试了。

找到工作之后,经常有猎头直接打电话到我们公司的技术支持来找我,强推他们手上的码农,我上司接的电话,上司一脸诡异地看着我,以为我在找工作(虽然我实际上是。。。)我投简历,猎头不鸟我,现在倒过来给我找麻烦。

一次,公司的技术支持电话响起来了,女QA接电话,然后转过头来对着我诡异地笑了,说找我的,我纳闷谁会用这个号码找我,问是谁,女QA说是猎头,当时就惊出一身冷汗 。

还有一次,猎头来电,说:“喂,我们有一个很适合你的岗位!”,我说: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,猎头:“你擅长.NET,对吧?”,我说:“嗯。”,她说:”那JAVA呢?“,我心里一咯噔。。。mmmmm,她继续:“还有PHP呢?”,我马上说:“负分滚粗!”

有一个猎头来电:”现在有一家大数据处理公司,需要SQL Server专家,你来不?”,我:“好啊,我马上辞职。”,上班第一天,SQL Server正在Linux上欢快地跑着。

曾经有一次,猎头来电,上司在和我讨论容灾设计,我迅速拿起电话说我要接这个电话,以防Google又自动显示未知号码是哪个招聘公司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上司那么聪明,肯定知道我。

曾经有两个美国猎头找我去美国工作,用的是澳洲公民特有的E3签证,我说我希望是H1B签证,这样我可以留在美国,然后,就没然后了。

一猎头让我做一个ASP.NET的在线测试,IKM的,50来个问题,内容真是服,一大堆过时的ASP.NET Web Form技术细节,连web.config配置里某属性的名字都要搞几个typo来考,还包括SharePoint开发的,MVC的只有寥寥几个routing问题,越做越哭笑不得,完成那一刻仰天长叹:世界那么大,我还是。。。 做完后不爽,写了邮件给猎头,痛斥这个测试问题多,和现在的技术严重脱节,这些老技术没什么人用的了,还说测试太长,没多少人会愿意做完。。。。。发送之后,意识到这猎头不会再联系我了。。。

曾经有猎头打电话来,问我昨天面试怎么样了,知道我对那份工作不大感兴趣,就直接问我所有记得的面试题目,这样她就可以给下一个应聘者提高成功率。 猎头推荐的3个应聘者,两个挂了,我说对这职位不大满意,她说跟招聘公司联络一下看看结果先,然后呢,没跟我打招呼,刚才静悄悄地再发了一个新的招聘广告。

悉尼有大量猎头中介,大部分丢很烂,做垃圾的一间叫progressive,垃圾中的战斗机,各个员工轮流通过系统发送一样的邮件给你推送完全不合适的岗位,刚开始我都老实回复邮件说岗位不对口没兴趣,他们都不理睬照样发。还打电话骚扰你,一些是看中我做经理所以推荐他们手上的人,一些是推不合适岗位给我 。

最近几年,和猎头的交互,发生了可笑的变化。以前他们找我,基本上是推销比我现在岗位职称低、薪酬少的工作,现在呢,推销他们手头上的那些找工作的人给我,因为他们发现我是研发经理,除了电话骚扰,还在领英上私信骚扰。#我只想安静地找个工作#。

鸡蛋不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。同理,公司招聘,通过猎头发广告,很多会找多个猎头,渔翁广撒网。不过招聘广告绝大部分不会透露公司名字,应聘者难以分别,所以会经常造成通过不同猎头投同一个岗位的情况,这过程常会出现不愉快的经历 。

曾经遇到过一个混血猎头,母亲台湾人,真心漂亮,模特级别的,美!后来去了澳洲最大的银行做人力资源,最近怀孕休产假去了。。。

总结一下这些年来面试心得:中介(猎头)大多不(就)靠(是)谱(猪),买卖双方多会避(造)重(假)就(注)轻(水),正常工作时间基(加)本(班)是(没)不(工)多(资),队友水平参(大)差(多)不(很)齐(烂),开发很(毫)有(无)规(章)范(法),产品质量有(别)保(逗)障(了)。。。

应聘

我是代码浪人,不在打靶路上,就在被打靶的面试中。我梦想有那么一天,终于不再需要打靶了,为自己工作,当老板。

在澳洲找工作,要金睛火眼,打的是perm职位,其实是合同工/临时工,打的是悉尼地区,其实可能是墨尔本、黄金海岸、新西兰、新加坡、英国,还看见一个奇葩的:曼谷。这还不算,最好玩的是看见一个是 不丹 。

公司B,面试中,和公司领导之一聊了一个小时。原来年初才加入的那个穆斯林技术负责人要离职了,其余的开发人员也打算干掉或者已经离职,现在有个5人的海外硬度团队,产品严重拖延交付,公司允许把现有的系统推倒重来,我上任后先是重建团队,再考虑重写还是继续改现有的半成品。

应聘过程中,免不了要做各种测试。大家还记得那个反向二叉树的段子吧?写算法和实际问题解决能力,这个还是因人而异的。单纯强调算法不靠谱,毕竟,实际开发,很多情况下是需要纠结具体算法的,有需要的时候就Google。我觉得更应该强调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曾经遇到过一面试官问我Sharding是啥。我没听过Sharding这个词,所以说不知道,后来才知道就是数据库的分库/partitioning。

一次,打靶,真的被爆了。那个在微软干过的,两鬓有白发了,架构师,问了我一大堆的设计/架构问题,简单的,复杂的,最后让我在白板马上设计同时支持几百万人在线的系统。结束之前问他在微软做得怎么样,visual studio还有你的代码吗?

每次打完靶,觉得都被掏空了,又要重新填充一下全新的计划,这种迭代,不肯定是螺旋式上升的,还是原地踏步 。

不过,我习惯了每次做完面试题目,回家就复盘,把所有问题都写下来,重新做一次,总结。

好几次面试过程中,遇到到了不懂的技术问题,别面试官质疑我的能力,当时是很无地自容的,但最关键的是,我知耻而后勇,把不懂的都学会了。

简历

被国内码农尊称为高司令的Java之父James Gosling,这些年来简历只有一行字:Father of Java。这种级别的简历,也只有10来个重量级语言的创造者才有这底气,当然,那些操作系统创造者们则是天外飞仙了。

悲哀的是,很多人简历作假。这些人造假,一些原因是因为自身水平/经验不行,一些是因为猎头只给一份简历3分钟时间,用的关键字自动扫描,大家无法突围而出。

但是,我强烈建议大家简历还是要短小精悍,最有价值的东西放首页突出位置,不要造假,不要动辄精通,用实际例子和数字来说话。

说到底,简历只是敲门砖,只能让你获取面试机会,面试中的表现,还是看过人的水平。

面试别人

公司C,当年毕业没多久,年少气盛,技术负责人不在,我代替他去面试一个新的开发人员,对方经验比我丰富,我问问题也不含糊,追根究底,他耐不住了,就直接说:“算了,就这样吧,我走了”。。。。

一公司招聘开发人员,在10多个应聘者中,我坚持并最终选华人。其实最后一轮有2个,第二个是印度人。这个面试的印度的开发人员跟我之前的见识的类似(只是说见识过,没说全部,以事论事)。

面试不是一个对等的过程。面试官可以出任意问题,事无巨细均可,面试者能做的就是基本功要扎实,然后针对岗位准备一下相关技术问题。我看过几篇老外的文章,痛斥面试过程中种种不是,说其是绝壁无聊,蛋疼没用,惨无人道的。

面试就是相亲的过程,双方都在扯谈,都会注水。应聘者会吹一些没掌握好甚至完全不懂的东西。面试官会吹公司情况怎么这么好。

辞职

原因/理由

辞职的原因可以很多,最主要的原因,其实就是:“老子做得不爽”。这个不爽,可以很多有很多原因:

  • 待遇不满意
  • 职位升迁不够快
  • 猪队友
  • 办公室政治斗争

但是,很多时候,为了照顾老板/公司的面子,还是会给出一个好让双方都下台的体面的藉口,譬如:“邻居的大姨妈的小侄子的小学同学的家里的小狗生孩子了,我也想去生孩子了”。你想想,辞职都这样给东家面子,这样的员工去哪里找啊?

关于待遇,可能会出现老板对不鸟现在的老员工( 不管是尸位素餐的老油条还是功勋元老),觉得重金可以聘到更好的员工(不管是滥竽充数的,还是真牛逼的人),所以,可能出现新人进来待遇比老员工待遇还高的倒挂现象,对努力干活的老员工不公平。

一般情况下要给一个月的辞职通知,公司B,我说服了上司,只需要给2周的通知。还有一周就可以离开现在公司了。刚才家里领导还训话,说现在的公司不好吗?为什么要离职,真折腾啊!我一直没告诉他现在公司多操蛋。

公司B,辞职了,还有大半个月才走,公司越发明白我的重要性了,不管是技术攻关还是系统重大问题,团队没人能接班,解决不了,最终还是要我来解决。今天越南码农做了个功能,在chrome浏览器死活跑不过,他又着急着走,明天一大早驱车1000公里去墨尔本,所以没耐性解决,我分析排查是CORS问题,解决了,老板摊手 。

信任

信任是一种很奢侈的商品。

公司S,我来公司呆了一个月,在几个关键老臣子的劝说之后,老板才给作为技术负责人的我访问源代码的权限[摊手]我来了5个多月,老板还咨询那几个老臣子我是否值得信任。。。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公司一个来了8年的老臣子,今天跟我讨论完产品后,跟我谈心,说老板的想法和做法都是,尽量让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,不让一个人掌握所有东西,以确保知识产权。同时他也说,澳洲这地方,不大可能让华人做很高的位置,譬如他就做不了总经理,我也不大可能能坐CTO的位置 。

还是公司S,入职,听说我要访问源代码,老板马上提出要独立服务器虚拟桌面进去,但那个服务器来之前,就给我的手提安装上了Kensington锁,老板反复强调不是信任问题。上个星期专门请了一世界级大公司的CIO来咨询代码安全管理等相关问题,当然,老司机我自然能对答如流, 那个CIO对我也是刮目相看 。老板给权限,IT经理过来打开计算机管理器,我说把我加入管理员组就好,他说:“你大爷的,歇歇吧!我做IT当然懂这个!”,然而那当然不能直接加,他说要退出重新用他账号登录,我说可以直接打开cmd admin然后compmgmt.msc,他说这样输入密码不安全(不信任我),我离开一会回来一看,他用admin登录改了 。

后话

以上各种吐槽,来源于我这些年来的经历,相当部分在我的微博发表过,现在汇总成文,加上大量私货,希望大家能从中受益。

谢谢。

版权所有

所有文章内容版权所有,任何形式的转发/使用都必须先征得本站书面同意。本站保留一切追究的权利。

  1. 我也在新西兰找工作,感同身受,很多猎头推荐的工作不靠谱:比如推荐我去面backend开发,10-11万的工资,我觉得最为第一份工作还真不错,对方做一个app用webapi+mongo 我本来觉得应该很容易,结果一见面,硬度的技术负责人用的是苹果电脑,我兴趣少了一半,一见面问我solid原则,其实很容易,但是思绪瞬间回到十年前读书的时候,有点乱,加上我不知道英文这些特有名称怎么说,比如里氏替换,我几乎从来没有在工作场合和别人讨论过这种东西,我跟他们说我的技术是用中文学的,有一些概念我可能懂,但是可能找不到准确的词汇,对方好像很在意这些东西,不太满意,然后又问我,从数据库取出一个产品的数据,里面有一个属性是id,你怎么转换,我随口就说,去reference表查具体的数据然后转换啊,对方还是不满意,最后第三个问题,让我手写一个算法,用虽精简的代码实现,输入intger数组,算出其中even number的sum,我用三元表达式写了三行代码,对方感觉还是不满意,这个面试就完了,我觉得莫名其妙,心里在骂娘,回去猎头问我怎么样,我说他们连想找什么人都不清楚,问了一些简单的问题,就觉得可以have some page了。猎头说会回复我,后来我去看了下那个猎头的linkedin,96年生的英国人,刚来新西兰一年,大学都没上过,吐了我一口老血。拉黑

发表评论